骑楼

骑楼是广州特有的一种建筑,是岭南文化的沉淀与象征!

然而谁又知道在这骑楼下也沉淀着这座城市的建设者的气息!

今晚踢完球从地铁站出来一路走回家里(半个月前以900元租下的一个单间的房子那里,应该可以算是我在广州的家吧),我住在老城区,有着广州最有特色的骑楼群,沿途经过这些骑楼群的时候,我看到了令我内心一颤的一幕,而在广州的这个大银幕里却是很常见的,却未曾想过竟然会是这么大的一个群体,从地铁站出来沿途上大概200米的骑楼下,我看到了绝不少于20个农民工/拾荒者就这样挨着关了店门的店铺门打下了地铺,由于是晚上,而且是在骑楼下,所以我不能看清楚他们的衣着打扮!

这时我脑海中浮现了几个问号,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流浪汉?旁边工地的农民工?还是我今天刚刚从他们手里买回了张二手电脑桌的收破烂的大叔?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打地铺谁街边?他们可以睡得安心吗?广州有没有一个叫收容所的部门?广州有没有民政部?。。。 Continue reading

城中村开拆最大得益者是谁?

该死的QQ又弹出一个消息,标题如下:广州新塘村拆迁户都成百万富翁 最阔者身家半亿

广州又一个城中村要开拆了,杨箕村,琶洲,林和村,冼村,猎德都已经在拆了,部分已经拆完了!另据可靠线报,亚运前将有9条城中村要改造。

这几个都是广州人口非常密集的城中村。因为其租金相对较低,成了绝大多数刚刚走出社会的大学毕业生的蜗居地。如果这些地方都拆了,那么我们这些低收入人群到哪去住呢?

正是由于城中村的开拆,目前广州房子的租金快速升高,之前朋友租一个单房280一个月,现在已经升到350了,就一个单房,算上水电网费,一个月最少也得450,这个基本上是最低的价格了,其他的单房至少要450以上,水电自理!

目前广州大学毕业生普遍工资在1500-1800左右徘徊,房租去了三分之一,吃饭按一天20块算,一个月600,电话费省点的话50块总少不了,交通费算100,再有其他零零碎碎的,仅仅够生存。想过生活的话还差远了!

再看看广州目前的房价,平均1.5W以上,市中心的2W-3W/平米,按我们目前的工资水平算,如果要买间70平米的房子,那么你要不吃不喝不病不读书的工作70年才能供下一套房子,但是我们对房子的房产拥有权只有70年,也就是说在你供完这套房子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这套房子已经不属于你的了。杯具了吧!

扯远了,话说回来,这么多的城中村开拆,最大的得益者是谁呢?

绝对不是被拆迁的居民,而租客则是最大的受害者,最大的受益着呢?这里就不明盘了,你们明白的!欢迎踊跃发表意见!

广州大学城再现充值诈骗…

转:校属各学院:
根据小谷围派出所的最新案情通报,近期出现一宗打着“香港网盛国际有限公司”开展中移动手机优惠充值诈骗的案件。该公司陈沛等人以 “充值300元送300元”的优惠广告,并在全国各高校以招聘代理人形式开展充值活动,当充值人数、充值款项达到一定数量时,即携款潜逃,骗走充值本金。据公安部门初步统计,全国约有10万学生参与此项充值活动,涉案金额超过1千万元,目前陈沛等人正在携款潜逃中。其中广东工业大学在2008年1月份开始此充值活动,约有四五百学生参与充值,涉及被骗金额约15万元
请转发给你的朋友,同学,减少损失!
(注:本文来自互联网!!)

超女谭静:广州坠亡女星不是我

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

视频描述: 个别不负责任的媒体,硬是在没有调查和了解的情况下,将坠楼者谭静与我说成一个人,
有的还找出我参加超女时的比赛视频与坠楼者谭静放在一起。我已委托成都得邦全国首
家女子维权中心和四川得邦律师事务所,拿起法律武器为我维权。这是4月15日,我“
坠楼身亡”消息传出的第二天成都电视台(CDTV–5)对我的采访。
(注:本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