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日记:学生照搬网络杀害女生


钟平的空间主页

被害女学生。(资料图)

中学生照搬网络杀害女生

此前在日记中称“喜欢那种杀自己喜欢的人的快感”
2008年3月31日有媒体报道:3月15日,福建省武平县实验中学一名17岁的男生将网络中的血腥杀戮克隆到现实中,将同班一女生残忍杀害后分尸。而此前,他已写好了杀人日记,称“喜欢那种杀自己喜欢的人的快感”,还不断提到“在网络游戏中分尸可以加分”。
纸 条
3月13日星期四,福建省武平县实验中学初三2班正在上晚自习。
小廖收到一张从背后传来的纸条,是钟平写的:“在家里杀人怎么办?”
17岁的钟平比同龄人瘦小,相貌斯文,鼻梁上有块淡淡的伤疤(有人说是胎记),不像“杀人犯”。小廖觉得是开玩笑,没在意,只回了一串省略号,表示没法回答这种古怪的问题。
钟平却接着写了一句:“剁成一块一块,分散到城市各个角落,会不会被发现?”
小廖回了:“肯定会被人发现,只是时间问题。”“毫无根据!我做的万无一失,怎么能破案?的确,能破案是一定的,但大概几年才能破?”
小廖不耐烦了:“万无一失,吐血噢。一个包装不下,装下了也有血,会滴,你杂靠(客家方言,即你怎么办)!”
钟平回复:“把尸体煮熟,血要清理得一干二净,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两个17岁少年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像是在QQ上随意聊天,小廖也没有当回事。
大概在一个星期前,钟平另一个同学小郭也被问到类似问题:“我把一个人杀了,毁尸会不会被人发现?”问这话时,钟平很平静。“你真的想做?”小郭反问。“不是,我只是打个比方。”
3月15日下午,钟平把纸条上的设想变成了现实。
暗 恋
小温的座位在钟平前面。她是副班长,喜欢弹琴、画画,长相可爱。好友小兰觉得她像“天使”,她额头中间有一块月亮状的小伤疤。
在实验中学,不少初三生谈恋爱。“天使”时常收到追求者的情书,她无一例外扔到了垃圾桶里。小兰问她:“你会不会谈恋爱?”她说:“不会。”
上课时,她经常收到钟平悄悄递来的纸条。有一次,钟平还送了两大包“棒棒奶糖”。钟平的好友小马眼馋,想讨一颗,钟平都不肯给。
没有同学看见过钟平向小温表白。“他属于暗恋那种。”小马说。
初三毕业班流行互相写同学录。钟平在小温同桌的本子上写道:“我很喜欢你的同桌。”这可能是他最直接的一次公开表达了。
在小马眼里,小温并不喜欢钟平,“从她的态度就看出来了,很冷漠。”
钟平不擅长跟陌生的同学交流。在一些活跃学生看来,他是学校里的无名之辈。张扬个性的“90后”中,许多学生喜欢穿宽松的“垮裤”,个性鲜明的T恤,留着鬓角的长碎发,老练地吸烟、喝酒。这些钟平都不会。他留给同学的唯一印象,是他喜欢画漫画,可能初三毕业后,他会成为一名美术学院的特长生。
让同学们觉得他“很酷”的一次是在初二上学期。
晚自习时,钟平的雨伞从二楼窗户掉到了楼下。他说:“你们猜猜我敢不敢跳下去?”没有人理他。他出乎所有人意料翻窗跳了下去。
全班惊呆了,老师闻讯赶来,他却毫发无伤跑回来了。
回想起这段轶事,一名追求过小温的同学很不屑:“做作!不就是做给她看吗?”
杀 人
没人关注钟平的单恋。直至3月15日星期六下午,小温在接到钟平电话便失踪之后,不少同学才恍惚记起曾经存在这段感情。
现在比较一致的说法是,当时钟平假托“一名擅长画画的网友来武平,想见见小温”。小温答应了。
在此几天前一个晚上,小郭遇见过钟平,问:“你为什么不回家?”钟平回答说:“我跟家里吵架,离家出走了。”后来一些同学回忆,当时钟平偷了家里几千元,被父亲发现。
小温消失后的第二天上午,她的家长报案。
县城不大,县公安局根据街道的监控录像,很快找到了两人的行踪。钟平的一些同学去认人,他们看到的最后画面是,钟平在路边叫住骑自行车的小温,两人走出监控录像的视野之外,便再无踪迹。
现在汇总各种消息,3月15日下午或晚上,钟平在一家小旅社掐死了小温,和尸体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钟平外出购买了刀具和塑料袋,按照他在纸条上的描述,将尸体肢解、抛尸。
不过,这没有钟平设想的“几年后才破案”。当天,一些同学自发到处寻找二人,他们断断续续从公安局、大人们那里听到了找到尸体器官的消息。“在小旅社、钟平居住小区的楼顶、实验中学对面的臭水沟里、一个废品回收站旁。”小刘回忆说。
据称,警方在钟平家楼顶发现了部分肢体,确定了钟平为犯罪嫌疑人。
3月17日,钟平打电话回家,询问警察走了没有。警方据此锁定了他的位置。当晚,在和实验中学共用教学设施的武平一中,钟平被抓获。一些同学说,当时钟平身上还藏着一节手指头。
冷 血
这宗杀人案成了小城的热门话题,坊间很多传言,钟平被形容成一个冷血、变态的杀人犯。
“他把尸体分了19袋。”当地人说,“他(钟平)被抓了说,杀了就杀了,抓了就抓了,你们要枪毙就赶快。”
据《法制周报》报道,警方在检查钟平日记时发现,里面记载了很多解剖资料,是钟平在网上查找的。还有杀人方法、藏尸地点等,都事先想好了。日记里提到要杀4个女生,包括小温,并说喜欢那种杀自己喜欢的人的快感。
然而,他的内心世界无人得知。在小学为一名同学写“同学录”时,钟平在性格特征选项中只选择了“坚强”。
钟平的座位靠墙,他用彩色笔在墙上写着:Kimi——这是选秀比赛“好男儿”的明星。“Kimi比较叛逆,有个性,比较符合他(钟平)的性格。”同学小陈分析。
16日晚上,一名同班同学还接到钟平的电话,要他转告小温的一个9年同窗好友:“小温要你好好读书!”这时候,他带着哭腔,没有了传言中的冷静。
事发后,钟平的父母选择了沉默,只是简单否认了“要为钟平做精神病鉴定”的传言。
从同学的零星表述,可以刻画出钟平的成长轨迹。父母长期在外打工,家里只剩下他独自一人。以前他住在亲戚家。初二时,父母购置了一套小区商品房,他开始一个人生活。有时候,奶奶会为他做饭。初三学习紧张之后,父母才回家陪他。
武平在福建西南部,是国家级贫困县。一名当地老师感慨,考取大学是父母对子女最现实的要求。创办于2002年的实验中学是武平第一所民办中学,龙岩市(下辖武平)示范初中。大部分父母为子女设定了实验中学——武平一中(县里最好的高中)——大学的高考(Q吧)路线。“即使孩子成绩不好,无论花多少钱,也想让孩子在学校多读几年。”这位老师说。
在一些同学的眼中,钟平和他的家庭充斥着“吵架”、“离家出走”。他不惮家庭管教。有一次在网吧,父亲过来撵他,他满不在乎:“你到外面等一下,我就出来。”
钟平的学习不好,他时常逃课,不参加月考——初三每月的综合测试。在他一个QQ空间上,他的签名档是“上课=发呆+傻笑+等放学”。初三上学期结束前一个月,他甚至把别人的试卷改为自己的名字,以期获得更高的分数。老师发现后,把他赶出来了。
网 络
钟平泡网吧可能要超过在家的时间。几乎每个网吧都张贴了“未成年人不得入内”。“这只是摆设,上面来查的时候才会赶我们走。”同学小刘说。
钟平经常通宵上网,白天上课就在课桌上打瞌睡。“老师也会管,但说了几次都不听,就不理了。”
实验中学开设了心理咨询室,有同学认为是“摆设”。
“他在网络里找到了自我,可能到最后,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和网络了。”一名老师说,“他能把尸体的血洗干净,随身藏着一根手指头,说明他已经麻木到了对生命没有感觉的地步。”
一些时常跟钟平一块儿上网的同学说,钟平主要玩两种流行网络游戏:“魔域”和“劲舞团”。
在同学眼中,“魔域”是一款为了“PK”的游戏——玩家在游戏里单挑,一决高低。有3个职业角色:战士、魔法师和异能者。钟平选择的是战士。“他喜欢(在游戏里)杀人,战士能量最强、最暴力,很适合他。”
小郭觉得这种游戏环境影响了钟平:“在网络里,杀人是不用负责任的。”坊间流传着一些钟平对自己杀人的心态描述:“杀人能加分”、“分成几块也没有关系,可以复活的”。
“劲舞团”是一款备受争议的舞蹈游戏,被一些网友戏称为“一夜情”游戏。“钟平说,他玩‘劲舞团’就是为了泡妞。”一名同学说,他在“劲舞团”里有个“老婆”。在钟平的QQ相册里,保留着两张和女性舞者接吻的游戏抓图。
难 过
在事发前不久,钟平在纸条上向同学询问:“知道哪儿更多卖伤感的小说么?”同学的回复是:“新华书店。还有,有人说你装忧郁,我觉得你不适合看那样的书,也不该是忧郁的人。”
钟平不承认“装忧郁”,他说:“我只看‘恐怖’、‘伤感’这两类书。”
他有个MP4,好友小马发现里面尽是一些恐怖电影:《鬼挡路》、《校墓处》。前者是讲述几名迷路者遭遇食人族的故事,后者是死去的校务处处长向违反校规的学生索魂的故事,这校规第一条便是“男生和女生不许谈恋爱”。
小马看不下去:“太恶心,太恐怖了,里面太多分尸、肢解的东西,但钟平说很过瘾。”
钟平的QQ空间都是“火星文”——一种由错别字、各国文字、符号、相似字等组成的字体。
这是“90后”群体的表达方式。“很潮,很好看。”一名同学小陈说。与记者接触的武平初中生中,所有人都在使用“火星文”。在网络上,这被戏谑为“脑残体”。
钟平的QQ空间叫“全球关注”,主页上有这么一句话:“可爱的灵魂都是倔强的独语者”。
入场是一段FLASH动画:一个背包的男生哀伤地望着一名女生的背影,注释的文字是:“熟悉的角落,难忘的身影”。
进入主页,有黑色背景的几张图画:一个如同恐怖片场景的绿色大眼睛的女孩伸手遮住嘴巴,手掌处是“悲伤世界”4个大字;下面一张图片画着代表爱情的粉色心灵和代表恐怖的骷髅,写着:“花是怎样死的,踩死的撒。”……最后一张是一个巨大的“奠”字,两边写着:“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过去”。
他的文章不少摘自一些提供QQ空间文章的网站,循着链接寻找,这些文章来自“伤感”类型,如“他和她的故事”、“苦楚”、“极度伤心”。
3月8日,他选择的“心情”是“难过”,从此定格。 (文中所涉未成年人均用化名)

{ 发表评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